澳门网站大全

图片 4
有个别已基本付之风流倜傥炬的晚清专业旧照,你见过多少个?

有米传媒CEO陈第:创业之路 愿觅有志青年同行 人物故事 南方网 _叙事传记_好文学网【www.64222.com】

余生意气风发棵黄梁树

  • 一月 05, 2020
  • 首页
  • 没有评论

初遇[1995年8月15日梦曰]

他们之间从没有谈过这样的话题,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在城里由东朝西地走。后到了城外的一条河边。河那边有一座刚建成的寺庙,大门上方有一个缘字。我想这是个求姻缘的地方,就从一座华丽的桥上走了过去

城东有个和尚,是个披着袈裟,游历四方的和尚。

 

到了庙里只有一个和尚在这里,看见观音像前有抽签的 我犹豫了一下
就跪下拜了拜 这时有一个人进来跪在我身边 我悄悄地看了一下那个人
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伙子 模样长得蛮帅的。看来他也是来求签的 和尚把签筒给我
捧着签筒我心砰砰直跳 我想那个人在旁边等着 就没有犹豫了
闭上双眼摇了几十下才出来一支
可签上只有一个缘字和两个圈圈。缘字在两个圈圈的中间。我不解其意就叫和尚给我解释,他说我的缘已到
但这是个虚缘签 有虚有实难以成定局
我听他这一解释让我迷惑不解。算了,命运是天注定的 我也想看看那个人的
他抽的也是一个缘字,和我不一样的是这个缘字在圈里
和尚解释得更为奇怪。说他的缘也到了。缘字在其中就是他永远走不出这次来的缘分也是难成定局,我们很不解的看着对方此时空气好象凝结了似的,沉默一会儿我们都笑了笑得好开心
我从来没有笑得这样开心过 。

城西有个姑娘,是个肤白貌美,孤苦无依的姑娘。

他用了六年的时间等着她长大,等着有一天给她表白,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我们并肩走庙门 天色已暗 看了看四周 心里感觉一片茫然
不知此时该到什么地方去。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了音乐声是我喜欢的闽南歌曲[爱拼才会赢]我仔细听是从一个假山[是一个百米高的土坡]后边传过来的,我翻过假山是一片树林一直就跟着声音走,走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声音源
。走出树林是玉米地。在这里我又与那个人相遇了。问他这歌曲是什么地方传来的,我很喜欢这首歌?他说他也不知道。他问我怎么晚了还不回去,我说迷路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说他也迷路了,我说我们干脆找个地方借宿
他也表示同意。

和尚的师傅说,我们出家人,要六根清净,为的是天下苍生。

 

那首歌一直反复地放着,听得我很入迷。我跟在他的后边返回庙前突然我觉得音乐声是从庙里传出来的我很激动就拉着他走进庙里,庙里却无人。我们走到后院,就是白天了。不管走的哪里都没人,我想这里刚建好还没有向游人开放呢。我们这里穿来穿去却找不到出口。我们又迷路了。

姑娘的娘说,孩子啊,找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就嫁了吧。

第二天,天气很好,有阳光,有风,依兰建议去爬山,骑单车到郊外。在山脚下买了些水果,就上山了,爬到山顶的时候,发现那儿有一座寺庙。

姑娘是在庙会上看到和尚的,手持念珠,低眉顺眼的模样。

 

和尚是在庙门口的老树下看到姑娘的,一脸羞怯地往庙里张望。

依兰说到庙里去拜拜,他们就在庙旁边的一口井里舀了水洗手,然后一起进了寺庙里面。

老树死了上百年,只剩下旁枝错节的枝干配着些枯叶挺立着。没了生趣,旁人也不爱来这站着。

 

和尚走过去,问了句,“施主有事吗?”

里面很凉,有种阴阴的感觉,伴有香烛的味道。薇心说,到了这儿,就求张签吧。

姑娘不知有人走近,吓了一跳,看清来者后忙低下头,脸红到耳根子,支支吾吾道,“没,没事。”说完便跑走了。

 

和尚望着姑娘翻飞的衣裙若有所思。

庙里的当家和尚就拿来了签筒,他们三个各人放了一些零散钱在香桌上。第一个求签的是薇心,她双手合十,微闭眼睛,静默了一会,就拿起签筒,胡乱摇了一通后,抽出一支掉在地上的签拿给了当家的和尚。

余生意气风发棵黄梁树。和尚是和尚,为的是天下苍生。

依兰和周瑞也各人求了一支,那个和尚帮他们解好后写在一张小纸条上,分别放在他们每个的手里。

姑娘是姑娘,念的是儿女情怀。

 

下山的时候,他说,这有准吗?你们信吗?在求签的时候,他在心里默默地对着佛说,你知道我的心吗?知道人世间的一切吗?知道这些挣不开儿女情长的红尘俗人吗?在佛那张始终带着慈祥微笑的脸上,他看不到答案。

当和尚第六天在老树下看到姑娘的身影时,和尚合掌道,“施主若是有心事,不妨进庙参拜。”

 

姑娘垂眸不语。

风吹动路边的叶子,发出沙沙地响声。薇心说,人们不是常说吗,神,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谁也不知道准不准,只是心里的一个安慰吧。

和尚问道,“可是为家人祈福。”

 

姑娘红了眼眶,“家中只剩我一人。”

管它呢?让自己快乐就好了。依兰说。

和尚听了忙后退半步俯身道,“善哉,和尚不知,多有得罪,望施主见谅。”不似平日里的淡然,和尚莫名地有些紧张。

 

姑娘却抿嘴笑了,“我所求,乃为姻缘,大师可有解法。”

是的,快乐就好。看着薇心,就在离他不到一尺的地方,是那么触手可及,就算以后各走各路,也没什么,这几年,有一个那么好的女孩同自己做朋友,他就已经感觉到幸福了,虽然这种幸福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涂抹着色彩,但这也是一种青春的印证。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