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站大全

图片 1
吴洪亮:防止“城市病”延伸为“村落病”

陈世美太无辜,包黑子执法失当_历史军事_好经济学网

不要随便换床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到了放暑假的日子,妮妮从学校里面回来了。

我叫林朵,一个月之前,我的世界没有光明,没错,我之前是个盲人,天生的锥形角膜,但幸运的是,一个月之前我进行了眼角膜的移植,我幸运的恢复了视力,妈妈没有告诉我,捐给我眼角膜的是谁,她说,“你的眼睛好了,就行了,其他的你不需要知道。”

外婆小时候住在过一个大院子里一段时间,貌似是个空着的寺庙吧,除了外婆一家还有其他人,其中有一位单身的老爷爷,院子里还有颗大树。

回到家的感觉就是好,每天都有很多好吃的。早上也不必很早起床。这样的日子让她觉得很安逸,在学校里学习压力很大。压得她透不过气来,现在终于放假了,她打算好好的放松一下。

事实上,眼角膜的移植手术并不容易,我等了很久才等到这个机会。

一天晚上大家被院子里嘈杂的声音吵醒了,起来一看发现那个老人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东西几乎都打包背在了身上(那时候大家比较穷,东西没多少,床,柜子什么的肯定不会挂身上哪有那么大力气又不是兄贵)绕着院子里的大树转着圈,嘴里还念念有词。

妮妮的家在山村,是一个安静祥和的地方。这附近的人都沾亲带故,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妮妮平时在家帮助做家务,闲余的时间就看看自己的书。这样的生活简直像在天堂一样。

www.64222.com,“朵朵,你的眼睛有没有不舒服?”妈妈关切的问着我,她的表情有些怪异,但我没有放在心上。

大家看他这样子说他估计撞邪了,于是有很多人从家里拿出铁盆儿,用劲敲打想唤醒他,可是老人像魔怔了一样毫无反应啊,后来外婆也记不大清了,反正老人后来回屋子了,过了三天,大家发现他在自己屋子里去世了。

妮妮看着自家的鸡长得越来越大,她对母亲说,“咱们家的鸡都长这么大了,看上去好肥呀,它炖的汤肯定好喝。”

我摇了摇头,轻声说,“没有,眼睛很好。”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算是灵异事件,可能他精神和身体有问题,两个凑在一起,给人造成一种他鬼上身加之阳寿已尽的错觉。

母亲没好气的说,“你一回家,就知道打它们的主意。我和你爸爸养了它们这么久,都没舍得吃它们。”

妈妈好像长出了口气,我看她的脸有些僵硬,她不住的喃喃着,“那就好,那就好。”

说一个很久以前听一个同学讲的她亲身经历的情。有一年放假,她随父母回了老家。有一天她她一个人出来玩,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个她好多年没见过的朋友,而且非常确信就是那个朋友本人。她迎上去跟对方打招呼,可是对方根本不理她,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继续走路。

妮妮笑嘻嘻地说,“在外面,哪里能吃到这样的土鸡。你的宝贝女儿半年才回来一次,你就不给心疼心疼?”

夜,平静又不太平静,隐藏在黑暗后的波涛汹涌,猛兽般向着你冲过来,你置身在黑暗中,避无可避,任由恐惧穿透自己,时不时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然后长出口气,全是自己吓自己,而你不知道的是,在你看不见的墙的另一面一双双罪恶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你。

她觉得很奇怪,回家就跟家里人说了这事没想到家人听完沉默了一会,然后跟她说她这个朋友就在几个月之前死了..

母亲笑着说,“真是拿你没办法,你这么嘴馋,以后一定会长成一个大胖子。”

我一个人走在大街上,今天是清明节,街上的人们都自顾自的拨动着眼前的火焰,他们的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哀凉,有些感情线丰富的甚至流了泪,我孤独的走在街上,然后…跑起来。

发生在我身上一件特别诡异的事!我这个人经常玩电脑熬夜到二三点。

妮妮说:“我在外面吃的那么差,都快变成一个瘦竹竿了。”

不要随便换床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天哪。”我惊呼着,我看见了,看见了那一个个火堆旁边都站着人,不,那不是人,人不会有那么苍白的脸,人不会去捡那一张张纸钱,我是怎么了?我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还是,我的脑子出了问题。

我家是在一个开发区的小区里面,周围都是在新建的高楼,那时候这一块并不热闹。我家在5楼,从客厅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整条大马路。

的确,妮妮这半年瘦了不少。母亲心疼的说,“等爸妈回来,让他把鸡宰了,今晚上就炖汤给你喝。看你的样子,小馋猫似的。”

我疯狂的跑着,头也不敢抬,我怕会对上他们的目光,不管是不是真的,我是真的很害怕。

记得前一年的一天晚上,爸妈都已经早早睡觉,我又玩电脑到二三点,正准备睡觉了之前去了下厕所。我的卧室到厕所要经过客厅,厕所的对面是爸妈的房间。就在路过客厅的时候,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妮妮高兴地说,“谢谢妈妈,就知道妈妈好了。”

“呼~呼~呼~“我努力的平息着自己那颗疯狂跳动的心,我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水,还是热热的。

我走过客厅的时候明显感觉到马路上很吵人很多的样子还有敲锣打鼓的声音,我用余光一瞥,感觉到马路上有一群人,和古代结婚的队伍一样。

晚上,父亲杀掉了那只肥鸡,母亲把它炖成了一锅香喷喷的汤。妮妮狼吞虎咽的吃了几大碗,她不住地赞叹道,“真是太好吃了。”

“妈?“我轻声喊着,屋子里好像没有人,妈去哪了?大概是去姥姥家了,近她总是去。

因为马路的路灯一个开一个关的,所以隐隐约约的。突然一想,半夜三点马路上哪来那么多人。我脑子突然闪现了寞婚两个字。吓得我连忙到卫生间洗漱了一下就跑到我爸妈房间睡了。

晚上,躺在自己舒服的床上,妮妮觉得特别的舒服。好久没有睡自己的床了,学校里面的床又硬又不舒服。还是家里面的床睡着舒服,又大又凉快。

我疲惫的躺到床上,今天,不想洗澡了,我太累了,等妈妈回来和她商量下,去医院检查下自己的眼睛或者是脑子,恩,就这样决定吧…

我和我爸妈说刚才的事,我爸妈睡的比较浅,我问他们有没有听到声音,他们都说没有并且呵斥我早点睡

晚上的时候,妮妮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有人从窗户里面爬进来,然后从身后拿出一把亮晃晃的刀。妮妮看不清楚来的人是谁,对这个人的感觉也很陌生。妮妮肯定他不是周围的人,妮妮本能的想大叫。但是那个人的速度很快,他一下捂住了妮妮的嘴。

“妈,你回来啦。“我起身走到客厅,妈妈低着头坐在沙发上,她的头发乱糟糟的,像是刚刚和谁打了一架。

觉。第二天我早上我又和他们说了一遍,他们就很生气的说让你早点睡觉,不要熬夜。有的事信就有不信就没有。

妮妮惊恐万分,她使劲儿地蹬着床,想要制造一些响动,好让爸妈知道。但是让她感到绝望的是,她能够感觉到床在晃动,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妮妮绝望了。

“妈,你这是怎么了,这么狼狈。“我关切的问着。

我的床之前是对着镜子的但一直没啥事,但后来有几天晚上我天天做噩梦,是那种很短很短的,刚被吓醒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接着又开始做噩梦,这样循环往复好几次,连续好几天了。

就在这个时候,男的手中冰冷的刀插进了她的胸膛。她没有感到疼痛,只是感觉胸口冰凉。她能够感觉到鲜红的血从自己的伤口当中流出来。她既惊恐又害怕,她想拼命的大叫,但是声音却怎么也冲不出喉咙。她绝望的看着天花板,感觉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你的眼睛,还舒服吗?“妈妈冷冷的说着,她的语气里没有一点情感,我突然觉得颈后一凉,妈妈,这是怎么了?好奇怪。

更恐怖的是有一次做噩梦被吓醒后我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然后感觉我自己笑了,嘴咧开好大的那种,就是不是受自己控制的那种,感觉自己像中邪了一样。然后还有一回就是关灯了但是还没睡,然后突然看到有一个人蹲在我身上看着我,还对视的那种,接着我的手也不能动了,我他么赶紧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鸡皮疙瘩掉一地。

妮妮被吓醒了,她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汗水浸湿了。这个梦太真实,真实的太恐怖。

“妈?你怎么了?“我走进妈妈,轻声的问着,但她始终低着头不曾抬头看我一眼。

我是爷爷奶奶带大的,感情超过了父母。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