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站大全

www.64222.com 13
如何评价汪精卫伪国民政党特务职业人士根据地?【www.64222.com】

在完整视线下举行社会史探究_社会真情_好经济学网

95后爱书女孩:会见百家独立书报摊 人物传说 南方网 _叙事传记_好法学网

原标题:95后爱书女孩:寻访百家独立书店

图片 1

也许有一天,人们再也看不到纸质书和实体书店。但在历史变迁之前,人们可以去见证、记录,甚至改变。

与同学约好去苏州逗留几日,二话不说买了票,半小时即到。

来到四川大学的第一天,北京女孩杨雨晖就迫不及待地去了见山书局。她的手机里显示,当天是她走访全国100家独立书店计划的第69天。

同学安排先去寒山寺,再去拙政园,然后是观前街、平江路。公车上我问同学,苏州有没有旧书市场,同学有点懵。我其实来苏州前就想好了要做的事,淘几本好书回来是此行的主要目的。我补充道:就像北京的潘家园旧货市场。同学表示无能为力,但又说,上次让你来你没来,可惜了吧?

这个计划,源于一家书店的倒闭。

95后爱书女孩:会见百家独立书报摊 人物传说 南方网 _叙事传记_好法学网。我知道他说的是前不久在苏州诚品书店举行的作家熊培云的一个小小的新书分享会,到会的还有鼎鼎大名的乡愁诗人余光中。我有些惋惜,那时候我正杂事缠身,无法抽离。我弥补这个遗憾的唯一方法就是立即打开网页把熊培云的新书《西风东土》买来。

7月初,微博上疯转着野草书店倒闭的消息,一直关注独立书店的杨雨晖再也坐不住了,开书店的一对老人辛劳而孤单的身影,又一次浮现在她眼前。

熊培云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家,从他的第一本书《思想国》到后来的《重新发现社会》《自由在高处》《一个村庄里的中国》《这个社会会好吗?》《我是即将到来的日子》到这本书,我一本不落地全部收入囊中。

北京的万圣又搬家了,上海的季风又少了一家,厦门的光合作用出现危机……杨雨晖翻着自己收藏的100张独立书店明信片,感到一阵紧迫:“如果我再不去,或许哪天它们就消失了;而如果我去了,可以为它们做更多。”

比起作家,我愿意称熊为学者,因为他从事的是非虚构类的写作,把一双眼睛死死地盯住这个社会,像一个手拿手术刀的医生一样,一旦发现社会这个庞大躯体上任何一处出现病症,会立即提出手术意见,并推动实施。

这个95后女孩,从老朋友雨枫书馆开始,踏上了寻访独立书店的漫长道路。在得到父母的全力支持后,她决定拿出一部分压岁钱,花5年时间利用寒暑假在全国寻访。

上海没有诚品书店,当同学把第二日上午去诚品书店的计划说出来时,我内心一阵激动。虽然读书写字从未停歇,但书店好像并不常去了。看到一本书,通常的做法是赶紧记下来,等差不多积攒了五六本,打开网页,一一搜罗出来,简单对比一下价格就下单,然后就等着心爱的图书被快递员送到面前。

杨雨晖称自己是“一时兴起”,其实她“玩儿”得很认真。她带着明信片按图索骥,为每一家书店拍照、写见闻、写评论、敲下纪念章,在微博开设“100个独立书店走访计划”话题。对她自己发现的好书店,又专设“特殊站”话题。

并不是我不喜欢逛书店,而是随着生活的稳定,24小时慢慢被一些固定的事情占据,生活已经被模式化,无法再抽取多余的时间去书店选书购书。

然而一条微博,让这个原本只属于杨雨晖的梦想,突然受到了许多人的关注。

记得刚来上海那会儿,特别喜欢往福州路跑,因为那条街太多书店,对于当时求知若渴的我,简直是人生一大幸事,好像自己捡到了金子,不是至交,我是不大愿意与人分享我发现的“新大陆”的。我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才把福州路一条街的书店“检阅”了个遍。那种翻到一本好书就舍不得放下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7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她骑车去熟悉的七楼书店。因没吃早饭,到达书店时她因低血糖险些晕倒。书店的阿姨带她到咖啡区休息,为她拿糖倒水,陪她聊天。

图片 2

随后,七楼书店便发了一条微博:“上午一个MM来七楼敲章,说要走遍全国这100家独立书店。下次过来在七楼招牌前留个影吧。走完百家书店一定要告诉我们。”

猫的天空之城

一天之内,这条微博被转发了2000多次。

上海也有“猫的天空之城”书店,但我没去过,这个遗憾在到苏州的第一天就补上了。苏州的历史名街平江路上,在不到两公里长的街上,竟然有两家“猫空”。

“说实话,七楼书店位置偏僻而且书籍也相对专业,近又因为租期问题差点儿搬家。可正是这些有书店情结的爱书人,给了我们苦苦支撑中的鼓舞与感动,让我们相信一家书店的存在是多么有意义。”七楼书店的主管刘女士提起杨雨晖时感动不已。

晚上吃完饭,几个人去了平江路,因为下着小雨,我们走到一处门口有一个大大的红色邮筒前,同学指一下:这是猫的天空之城,要不要进去看看,顺便避避雨?我一抬头,看到一座古色古香的二层小楼建筑,在灯光和小雨的衬托下,透着一股浓浓的文艺气息。当然,我说。带头收了伞,带着虔诚的心慢步踱进了书店。

有人质疑杨雨晖是“敲章党”、“拍照党”,刘女士却肯定了她的行为:“爱书的人很多,一个18岁的女孩却敢为天下先。独立书店的问题很复杂,也许核心在于如何重新发现与定位书、书店和读者的关系。一个女孩并不能真正帮我们解决问题,却能引起社会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书店里没有几个人,安静的出奇。有两个女孩散座在一楼的角落,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店员在柜台后面收拾书籍,看到有人进来,并不搭话,仍是自己一个人自顾忙碌着。我看到柜台不是用常见的木头和玻璃制成的,而是用许许多多回收来的各种教材堆叠而成。远远地看上去,给人一种朴实和厚重的感觉,很有创意。

这条微博火了后,七楼书店的店员发现,来书店看书、买书的读者多了许多。

一楼并没有书,书在二楼。我们蹑手蹑脚地上了二楼,楼梯是木质的,已经被踩出了光滑的质感,瞬间就给人一种亲近感,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崇高的敬意。这些光滑的质感都是被那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踩出来的,而这些人大多都是爱书之人。楼梯栏杆的一边挂了一个小小的木质架子,有许多方格,放置着各种明信片。

同时,许多人对杨雨晖好奇起来。也有微博把杨雨晖曲解成了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古板姑娘,引发热烈讨论。“我才不是那个妹子。”杨雨晖摇着头,大黑框眼镜后面,是18岁特有的明亮眼神,披肩长发下,一对浅绿色耳钉时隐时现。

我之前听人说,“写给未来的自己”是猫空的一大经营特色。在这里,你可以选购一张明信片,写上一些你自己要说的话,可以是誓言,承诺,也可以是自己的人生规划,生活理想,然后留下地址,约定好时间,寄给未来的自己。等时间一到,店员会按照你之前写的时间,在日期当天把明信片寄出。

面对质疑,杨雨晖纠结了两天,后大方地在微博公开身份。她感谢了书店,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喜欢读书,更钦佩每一家独立书店,同时我也像同龄的女孩一样追求时尚,喜欢动漫。

想一想,三年或五年以后,你早已忘记此事,正为着生活四处奔波,偶然间收到来自自己几年前写下的明信片,看到当时的豪言壮语,或人生理想,对照日后自己的现实生活,会不会泪流满面?

“玩得酷,靠得住。”微博风波反而加深了她对自己“小众路线”的认识,“让更多的人了解我在做什么,一起行动,是一件善事。”

二楼亦有三三两两专心读书的人,没有一丝声响,惊的我们走路都万分小心,生怕惊动了那些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读者。我带着十二分的敬意,在书架前慢慢挪着步子,眼睛贪婪地快速扫过每一个格子,每一本书的书脊。经过多年的训练,我早已练成了一目十行的本领,能在极短的时间里找出自己感兴趣的书。

在杨雨晖看来,每一座城市都一定要有一家属于自己的书店,那是这座城市的精神高度。杨雨晖在河北小城涿州长大,当地只有一家新华书店。在她的记忆里,这家书店会为孩童从书架上取下够不着的书。这场景让她始终不能忘怀。“知识面前,每个人都是平等而有尊严的”。

我看到许多熟悉的书名,忍不住向同学小声嘀咕:这本书不错,可以看看。这本书也不错,写的很深刻。我还是改不掉爱卖弄的恶习。心里却不免有些得意,看来,我还是看了几本书的。

在书店业如今不景气的环境下,她更佩服书店主人的“独立”精神:“店长和店员是一群真正爱书、懂书的人,他们不把书籍当做商品,不畏困难,有梦想就去实现。”

图片 3

被书店老板们的坚持所感染的杨雨晖也想去做一个“有行动力的梦想家”。她的下一步计划也想好了:“写一份建议书,做一张书店地图。也期盼更多爱书人和我一起上路,不放弃任何一家小书店。”

从最里面走出来,正要坐在一张靠窗的位子上歇一歇脚,同学指着我背后说:你看,这有一只猫。我转身去看,一只大花猫正蜷曲着身子在一摞书上“呼噜呼噜”地睡着。当时,我的心就化了。这果然是“猫的天空之城”。它像是一个帝王一般,坐拥一家浩如烟海的书店。而那些来此逗留读书的人都是它的子民。它又像是一个大智若愚的智者,眼看更多的人为了生活不再走进书店,它也并不恼怒,一个人躲起来,拥书而眠,活在自己的一方天地间。管他世事浮沉,冬夏春秋。

猫空的又一大特色是“留言本”,这可不是手机上网络上的留言,动手打几个字完事。而是要你翻开留言本,拿出笔来,看着那些形态各异的字,那些认认真真写下的句子,使得你不得不在下笔前仔细思考一番,然后带着极大的虔诚,一字一句写下你的所思所想。我们翻开了整整两大本留言册,而这只是一个月的留言集。我想,当店员或店主翻看着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读者留下的字句时,他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走出猫空,我忽然有些担忧。它靠什么维持自己的生存?作为实体书店,它还能坚持多久?我看到许多书都被翻的很旧,书的一角高高地卷起。每天会有多少爱书之人会从这里买回自己要读的书呢?它好像不再是一家单纯的书屋,而是为热爱读书的人提供一个读书的场所,那些书架上的书免费读,它靠售卖咖啡维持着生存。

图片 4

诚品书店

第二日我们去了诚品书店,在金鸡湖旁边,离苏州的地标“大裤衩”不远。去前同学说苏州有两家诚品,这是最大的一家,也是上次熊培云他们来的这家。我心想,书店会大到哪里去呢?比上海福州路上的上海图书城还大吗?

到了之后,最先震惊我的就是它的大,整整一栋建筑都是诚品书店。书店在二楼,电梯很长,让我有些恍惚,这长长的阶梯是否暗示着什么。下了电梯,远远地看到诚品书店的正门,我像一个与母亲分开多日的婴儿,带着小小的得意和感动扑向母亲的怀抱。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