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站大全

图片 2
冰与火的后生21集-大结局轶事剧情介绍

既是狐狸,又是毒蛇,作者喜爱得舍不得放手澳门网站大全

黄道炫:国民党“放水”长征路

对红军“放水”的老蒋是大的“卧底”?

    
就当年的结果看,长征时期国民党的“放水”举动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尤其是蒋介石,趁追击之机兵不血刃进入大西南,并使红军陷入长途跋涉的困境中,堪称神来之笔。不过,让蒋介石始料未及的是,历史后来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这样一个当时看来英明神武的决策,却埋下日后败走麦城的种子
黄道炫:国民党“放水”长征路。  
  放水长征路   
  仔细回溯中央红军长征的过程,或会发现,长征进军伴随着对手方的“放水”。影响最大、最需要发挥想象力的是蒋介石的“放水”。
  
  在人们印象中,蒋介石一贯视中共为心腹之患,必欲去之而后快。固然,不能说这种说法没有根据,但政治人物的复杂常出乎普通人想象。比较早提到蒋介石在红军西进时有意放水的是蒋纬国。
  
  晚年,他在口述自传中谈及这段历史时称:“从整体来看,当时与其说是没有包围成功而被中共突围,不如说是我们放水。”“以当时的情况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政治战略,我们随共军进入云贵川,使中国达成真正的统一。”蒋介石当年在江西究竟有没有放水,想要提出确凿证据恐怕比较困难,这样的事情不太可能留下直接凭证。但从蛛丝马迹中顺藤摸瓜,还是可以发现一些线索。
  
  第五次“围剿”,蒋介石在东南北三面展开对红军的围困,西面赣州方向却始终未布置有力部队,这固与赣州一带临近广东、湖南的特殊地缘政治相关,但蒋的无所作为仍让人印象深刻。随着“围剿”深入,西线赣州方向地位日显重要,早在1934年5月,蒋介石已经判断:“赣南残匪,将必西窜。”6月,陈诚建议加强西线兵力。9月底、10月初,何键、白崇禧相继提醒蒋加强西路兵力,防止中共主力西进。但这些急如星火的建议在蒋这里均未得到认真回应,除象征性要求加强构筑碉堡工事外,未有任何实际动作。
  
  顺水推舟   
  蒋介石这种明显违背军事常识的做法,动机十分可疑。事实上,他在这一段时间的日记中,记录下对中共真实心理的蛛丝马迹。9月6日,日记写道:“预定:一、进剿至石城、宁都与长汀一线,当可告一段落,以后即用少数部队迫近,与飞机轰炸当可了事。二、用政治方法招降收编,无妨乎。”当中共尚有数万大军时,蒋介石却已在准备收兵,此中奥妙,或许真如蒋纬国所言,他已经在准备迫走而不是消灭红军。
  
  蒋介石的所谓“放水”举动,当年或已有窥破者。11月底,老政客何其巩上书蒋介石,提出:“赣匪之可虑,不在其窜逃,而在其守险负隅,旷日持久……赣匪倘能在赣川以东,合围而聚歼之,固为上策,否则有计划的网开一面,迫其出窜,然后在追剿中予以节节之击灭,似亦不失为上策中之中策也。”何并针对西南三省谈道:“川滇黔三省,拥有七千万以上之人口,形险而地腴,煤盐油矿以及各种金属皆不缺乏,足为国防之最后支撑点。宜乘……赣匪西窜之时,力加经营。”对何的上述看法,蒋批曰:“卓见甚是,当存参考。”
  
  以此为基础,1934年底除旧迎新之际,蒋瞻前顾后,在日记中将“追剿”红军、抗日准备与控制西南三者巧妙结合:“若为对倭计,以剿匪为掩护抗日之原则言之,避免内战,使倭无隙可乘,并可得众同情,乃仍以亲剿川、黔残匪以为经营西南根据地之张本。”这段话,和前述种种结合看,的确意味深长。
  
  其实,蒋介石在“剿共”战争中面对决战可能作出的选择,共产国际驻华军事总顾问弗雷德早已替他作出回答:“蒋介石需要这样来同红军作战,使他在消灭红军之后不是太被削弱地出现在福建和广东的边界上。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么同红军作战就不能达到他在军事上和政治上得到加强的目的。”正由于此,10月中旬,当红军紧锣密鼓进行长征的最后准备时,蒋介石却从江西前线撒手西去,开始其被当时报章称为“万里长征”的一个多月西北、华北之行。
  
  在蒋看来,红军的西去,也许就像围棋里对手逃大龙一样,只要自身立于主动,大可顺水推舟、就势而为,所谓“赣匪一旦窜遁,则无论跟踪追剿之师,因地留戍之师,回防中部北部之师,控制西南一带之师,皆能左右逢源,不虞粘滞,从此大局可期永安”。蒋介石的“放水”,打开了第一道缺口,接下来,在红军长征过程中,看到的将是各地方实力派的“放水”接力,和蒋一样,出发点无一不是保存实力。
  
  粤方陈济棠是“放水”接力的二号选手。中央苏区发展壮大过程中,粤桂发挥着相当微妙的作用。粤方陈济棠与桂系结成联盟,中原大战后成为南京政权最大的威胁。蒋介石对粤桂势力心存顾忌,而粤桂也对南京中央保持高度警惕,在此背景下,中央苏区的存在客观上为双方提供了一个缓冲区域,粤方尤其愿意维持这样一种力量平衡。
  
  共同利益   
  对粤方的态度及其在中央苏区生存发展中的独特作用,中共方面有清楚的了解。毛泽东在1931年就精辟指出中共、南京、广东三方的特殊关系:“依大局来看,过去所拟三军团去宜黄、崇仁,四军去寻乌、安远的计划,不但客观上帮助了蒋介石打击两广,为蒋介石所大愿,并且要很快引起两广的对共行动,乃由我们一身遮断两广反蒋视线,使之集注于我们自己,必然要促进蒋粤妥协对共的进程,我们不应如此蠢。”在共同战略利益驱使下,中共与粤方之间一直保持接触。1933年11月,共产国际代表报告:“在中央苏区,广州政府代表已开始进行停战谈判。”此后,谈判断续进行,双方一直互有期待。
  
  当红军准备撤离时,由于粤方在赣、湘边境屯驻兵力,为减轻红军突围西进的阻力,谈判进一步加紧。1934年“八一”节前,双方达成停战协议,并设立联络电台。9月,朱德致信陈济棠,表示愿就停止双方作战、恢复贸易、政治开放、军事反蒋、代购军火等问题与粤军举行秘密谈判。14日,博古向共产国际报告了双方的接触。共产国际对与粤方接触高度重视,指示中共在谈判中主要应提出代购军火和取消封锁、恢复贸易,不应附加其他过高条件,以免“丧失利用广州人和南京人之间矛盾的机会”。
  
  中共的表态迅速得到粤方回应,10月6日,中共代表和陈济棠代表展开会谈,数日后达成就地停战、互通情报、解除封锁、互相通商和必要时可互相借道等五项协议。其中借道一条,言明红军有行动时事先将经过地点告知陈济棠,陈部即后撤20公里让红军通过,红军须保证不进入广东腹地。中共和粤方达成的这一协议,为红军顺利突围转移准备了极为有利的条件。长征开始后,中革军委告知红军各军团指挥官:“现我方正与广东谈判,让出我军西进道路,敌方已有某种允诺。故当粤军自愿的撤退时,我军应勿追击及俘其官兵。”
  
  由于粤方的有意让道,加上蒋介石中央军追击不力,红军开始转移后,进展堪称顺利,几乎是以急行军姿态向西进发。《红军第一军团长征中经过的地点及里程一览表》对此有详细记载。从表中看,红一军团除1934年10月16日长征第一天只走了20里外,10月的剩余时间日行军里程基本在60里-90里之间,共行军11天,计860里,平均每日78.2里。11月行军24天,计1530里,平均每日63.8里。而遵义会议后的1935年2月由于需要摆脱国民党军追兵,28天内有26天在行军,计1620里,平均每日62.3里,3月行军24天,计1535里,平均64里。
  
  从每日行军的绝对里程、每月总里程到平均每日里程看,除第一个月速度较快外,遵义会议前后行军速度都没有太大差别。而且,在整个长征过程中,第一个月的日均行军速度事实上最快。
  
  送客   
  由于沿途没有遭遇重大阻击,11月下旬,红军很快进抵湘、桂边境。在此,蒋介石布置了所谓第四道封锁线,希望湘、黔、桂等省部队在边境地区拦截并消灭红军。
  
  桂系李宗仁、白崇禧认为这实际是蒋介石驱红入桂的企图:四面堵截,红军定要寻找出路,一旦红军进入广西,中央军就可顺理成章尾随入桂。正因此,让红军尽快通过湘桂边界西进,成为桂系首要目标。桂系制定“不拦头,不斩腰,只击尾”的“送客”方针,一方面紧急加强兴安、灌阳、恭城等地防务,另一方面迭电蒋介石,虚报红军进攻龙虎关、富川、贺县等地军情,使蒋介石允准其将龙虎关以北部队撤到恭城附近,放开红军西进通道。
  
  11月25日,中革军委命令全军迅速渡湘江西进。随后,红军各部陆续渡江西进。在蒋介石催促下,桂系作出北压姿态,与掩护部队红三军团第五、六两师展开激战,红五、六两师伤亡过半。当红军主力过江后,桂军压到湘江渡口,对红军后续部队进行堵击,红五、红八军团一部及担任后卫的第三十四师部队未能渡江,呈溃散态势。此役,桂军既避免与红军正面遭遇,达到挤送红军入黔的目的,又获得不俗战果,对蒋介石、对舆论均有交待,可谓一举两得。
  
  湘江战役对红军是生死存亡的关键一战。在四面皆敌时,红军虽付出惨重损失,但主力部队得以渡江保全,顺利入黔。这和桂系未在正面利用湘江天险,阻挡红军有莫大关系。由于桂系的“放水”,红军再次躲过一劫。
  
  红军进入贵州后,通过四渡赤水、南渡乌江,1935年4月底转进到云南境内。作为地方实力派的龙云,在判断红军只是过境后,采取保境方针,避免和红军发生冲突。孙渡回忆,早在红军刚刚进入西南时,云南方面就有“若共军既已进入云南,为免除以后一切麻烦起见,只有追而不堵,将共军尽快赶走出境为最好”的预案。
  
  当红军大兵入境后,龙云致蒋介石的电文中明确表示:“职意各部队除追击者继续追击外,其尚在曲、沾、威各县之部队,拟宜暂驻原地,以观匪之行动如何,再行决定。”显然,龙云是以让红军出境为自己最大利益。5月上旬,红军在云南几乎如入无人之境,急速前进,跨过昆明北境,直抵滇北的金沙江畔,由皎平渡等地顺利渡过金沙江,红军在云南的行动由龙云的“放水”顺利结束。
  
  就当年的结果看,长征时期国民党的“放水”举动都达到了目的,尤其是蒋介石,趁追击之机兵不血刃进入大西南,并使红军陷入长途跋涉的困境中,堪称神来之笔。不过,让蒋介石始料未及的是,历史后来和他开了一个大玩笑,这样一个当时看来英明神武的决策,却埋下日后败走麦城的种子。
  

——兼谈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感想

10月21日,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张德江、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出席大会。

习近平强调,长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伟大远征,长征是一次检验真理的伟大远征,长征是一次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

习近平指出:[面对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从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红军第一、第二、第四方面军和第二十五军进行了伟大的长征。我们党领导红军,以非凡的智慧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战胜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胜利完成震撼世界、彪炳史册的长征,宣告了国民党反动派消灭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的图谋彻底失败,宣告了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肩负着民族希望胜利实现了北上抗日的战略转移,实现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事业从挫折走向胜利的伟大转折,开启了中国共产党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斗争的新的伟大进军。

这一惊天动地的革命壮举,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谱写的壮丽史诗,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历史进程中的巍峨丰碑。

穿越历史的沧桑巨变,回望80年前那段苦难和辉煌,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长征在我们党、国家、军队发展史上具有十分伟大的意义,对中华民族历史进程具有十分深远的影响。]

在历史虚无主义妖风甚嚣尘上的这些年来,自由派中的前朝遗老遗少出于特定的政治目的,对历史的戏说、歪曲越来越离奇,越来越搞笑。尤其是对长征的历史的歪曲和攻击。

有一个公知为了证明红军时代吃皮带是假的,便把自己的皮带放在锅里煮了一天,也没有软化,也没有能吃一口。于是便说以亲身说法,红军那个时候吃皮带是假的。

公知张戎称泸定桥没有守军,还有人称红军跟当时刘文辉的川军达成默契。

冯玮早在2011年6月,就在微博上进行如下宣传:

[小时候老师告诉我“红军长征是为了北上抗日”,但现在我都没搞明白:“抗日应该上东北或华北,怎么跑西北去打鬼子?”老师还告诉我有个“抗日小英雄王小二”,但她没说有“杨小二”啊!看到这条微博,我明白了,不仅有“杨小二”,还有“二”的平方!难怪央视有那么多二!]

2013年6月15日,冯玮转发攻击红军长征抗日目的的微博,并强调:[抗日这段历史在中国历史教科书中应当小说读。]

而搞笑的说法,当数红军长征是老蒋的国民党“放水”的结果的说法了。

在纪念红军长征结束80周年之际,把某些人的“放水”说拿出来把玩把玩,还挺有意思的。

所谓的“放水”说是这样的:

在人们印象中,蒋介石一贯视中共为心腹之患,必欲去之而后快。但政治人物的复杂常出乎普通人想象。比较早提到蒋介石在红军西进时有意放水的是蒋纬国。

晚年,他在口述自传中谈及这段历史时称:“从整体来看,当时与其说是没有包围成功而被中共突围,不如说是我们放水。”

第五次“围剿”,蒋介石在东南北三面展开对红军的围困,西面赣州方向却始终未布置有力部队,这固与赣州一带临近广东、湖南的特殊地缘政治相关,但蒋的无所作为仍让人印象深刻。

蒋介石这种明显违背军事常识的做法,动机十分可疑。事实上,他在这一段时间的日记中,记录下对中共真实心理的蛛丝马迹。9月6日,日记写道:“预定:一、进剿至石城、宁都与长汀一线,当可告一段落,以后即用少数部队迫近,与飞机轰炸当可了事。二、用政治方法招降收编,无妨乎。”

以此为基础,1934年底除旧迎新之际,蒋瞻前顾后,在日记中将“追剿”红军、抗日准备与控制西南三者巧妙结合:“若为对倭计,以剿匪为掩护抗日之原则言之,避免内战,使倭无隙可乘,并可得众同情,乃仍以亲剿川、黔残匪以为经营西南根据地之张本。”这段话,和前述种种结合看,的确意味深长。

从表面上的实际情况看,地方军阀的做法也似乎与此相吻合。其实地方军阀对蒋介石驱赶红军进入西南诸省,让地方军阀与红军斗个两败俱伤,后中央军尾随进入西南诸省坐收渔利洞若观火,于是他们也就接力“放水”。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