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站大全

www.64222.com 1
不见了你,也迷失了自己自个儿 – 韩历艺术学网【www.64222.com】
澳门网站大全 2
尚无稍稍人,能够让我们错失了【澳门网站大全】

八日的爱恋 – 韩历文学网

喧嚣的酒吧。我坐在一个角落里安静的喝着酒,眼睛不敢眨动的盯着旋转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8点36分,他会准时出现在我的视线中。我抬手看了下表,还有3分钟。内心突然有了几分莫名的紧张,环顾四周,一切正常,或许不正常的是我。

棺材就在灵堂的中央。如果说人死去之后真的会有灵魂,那么祖母的灵魂是否就在他们身边?这个答案,生存的人永远不会知道。

                    第一章  初遇

8点36分,旋转门推开,他一如往昔径直走向那个固定的位置,与我一米之隔的6号桌。我漫不经意的瞟他一眼,他冰冷的眼光刚好和我眼光相遇。我稍微愣了下,却发现他对我淡淡一笑。

家属很少,就他们一家和南予承夫妇,大师念经念到中午就结束了,木雅累得够呛,身体一直跪着,南木彦跪到不行索性坐下了。

当干净又纯洁的旋律响起,我静静的听着这首refrain,脑海中浮现了一幕又一幕的故事。

8天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我第八次和他相遇。偶然的亦或是必然的,我不清楚。我低下头,感觉脸上有些烫,我突然有些惊诧。他走了过来,坐在我对面,轻声说:这样的场所不适合你!声音中带有些许温柔。

下午,南予承拿着灵位,身后站着那位做法事的大师,再往后就是棺材了。而木雅就跟在最后,她知道这是去埋葬,她旁边是南木彦,他的脸色一直很平静,木雅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叫司苏,一个平凡、普通的名字,没有什么内涵。今年二十三岁,未婚,也没有女朋友,目前正独自生活在阳城这座大城市中。

我直视他的眼睛,想从他深不可测的眸子里读出一点什么。那么,难道你就适合待这里?我想我的声音同样的没有温度。

一切就像事先安排好的那样进行,直到所有事情结束,那个立起的墓碑将永远在这儿,不管风吹雨打。木雅鞠躬三次,心中很平静,这时南木彦问:“有什么感想?”

我是一个作者,当然,不是那种名气很大的大神,只是一个小有名气,偶尔能在报纸杂志上看见作品的小众作者而已。

他带着研究的目光凝视着我,然后我看到他的笑容在那张生动的脸上慢慢的绽放出一朵淡雅的花朵。如果我的记忆没出差错,8天中这是他对我第6次的笑容。

木雅看他一眼,沉默了一会:“心静如水。”

由于职业的自由性,我时常会选择一个比较静谧的环境来构思小说或触发新的灵感,于是这间处于闹市,却异常安静的咖啡厅成为了我的选择。

第一天,他看到我盯着他的时候,他只是对我轻微点下头。我冷漠的让眼睛看向别处,眼角的余光看到他落寞寂寥的神情。

他淡笑了一下:“我也是,但又有点不一样。”他说不出来哪一点不一样,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的心情就是这样的吧。

每天闲暇之余,我都会到这里来喝上一两杯咖啡,享受这段安逸时光。

第二天,我早早的坐在那个我认为不起眼的角落。他又来了,踏着时间的点,很精确的时间,我当时特意看了表的。我惊讶于他对时间的计算,我脸上的表情也许让他注意到了什么。他轻微的笑了下,虽然是瞬间的笑,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当晚,木雅一家开车回去,即使南予承再三挽留,南予正都是拒绝。死亡的气息依旧浓厚,对南予正来说,这只是完成了一件事情,达到了目的而已。对面是他血缘关系的大哥,之后的生活他们见面遥遥无期。

今天,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来到了这里,听着熟悉的钢琴乐,想着心中满意的作品。

第三天,我把自己打扮的成一个不良少女的模样,混迹于这样的场合也许不会再被他认出来。换个位置,我想他不会再记得我了。还是那个时间,刚踏入酒吧,我就看到他眼光望向我曾经坐过的位置。我远远的盯着他,似乎看到他轻微的怔了下,然后若无其事的坐在他那个老位置,眼睛开始不停的搜寻着。我知道他在找我,也许他已经习惯了我的出现,而我,是否如他习惯我一样的习惯着他呢?

回去的路上,除了开车的南予正,其他人都睡着了,包括木雅。木雅浑浑噩噩的睡着,迷迷糊糊的双眼透过别的车投来的光看到了南予正的表情,他的脸像是在抽搐,眼睛目视着前方,木雅发现车开得很快,虽是高速公路,但他的车已经超速。

“您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第四天,我没有那么早的出现在酒吧。外面的灯影里,我的身影长长的投射地上,显的是那么孤单。他从车上走下来,脸上的冷漠让我不由的感觉到冷,我悄悄的注视着他,他拿出手机看了下,然后快步走向酒吧的门。10分钟后,我从容的走进酒吧,找了个无人的座位。不经意抬头瞟向他的位置,他正出神的看向我。当他发现我看向他的候他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江芸睡得很稳,南木彦也一样,木雅慢慢的清醒过来,双手紧紧的抓住座位,仿佛这就是手中的救命稻草。她不说话,但心里已经带着恐惧,除了害怕还是害怕。她通过后视镜看到南予正的脸,他仿佛做好了某种决定一样,一脸的坚定。

悦耳动听的声音传来,我睁开了眼,一道青春靓丽的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第五天,天空阴沉沉的,风吹动着树,狰狞而狂野。我想他不会来了。转动着手中的高脚杯,一脸的失望注满了杯中。我惊觉到有灼热的目光穿透空间停留在我的脸上。我甩了下头发,抬头望向那个位置,他眼睛里隐藏不住的笑意,让我的落寞瞬间稀释。不知何时,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我起身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无声的把一把紫色的碎花雨伞递了过来。我犹豫一下,接过雨伞,没有说谢谢。

小型货车好像要被飘起来一样,超过一个个性能更好的轿车,把它们都甩在了车后。木雅看着一个个往后移的景物,速度快得她没看清任何一个东西。

说实话,我不是个没见过漂亮女孩的人,但这一刻,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惊艳。

第六天,在外面兜兜转转,那个固定的时间,我和他居然那么巧合的同时推开旋转门。他笑了下,没有说话,而我依然一脸的冷漠。我把雨伞递给他,什么也没有说,然后我转身离去。背后我知道正有一双眼睛失神的看向我。

前方的道路右侧有一辆大卡车,木雅睁大了双眼,倒吸了一口气,眼看他们的车就要直击撞到它的后尾时,南予正突然转动了方向盘,错开到另一条道路。车速慢慢的减弱,木雅大口的喘气,刚才跳到嗓子眼的心脏恢复了正常的跳动。这是一个玩命的过程。

面前的女子年约二十,穿着一身白色体恤衫和紧身牛仔裤。如墨般漆黑的长发在咖啡厅的凉风下调皮的轻轻飘动,她微笑的看着我,眼睛弯成了月牙,嘴角也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煞是好看。

第七天,我不想去那个酒吧。我害怕那个地方像有魔力似的吸引着我。我想让短暂的记忆中的那个影子消失。从我生命的根源彻底的消失。我知道我做不到,真的很难做的到。

南予正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木雅苍白的脸庞,此刻他的脸色很平静,但是抓住方向盘的双手出卖了他,那双有力的手正紧紧的握着,青筋暴出。

她站在我的面前,悬立于她身后的太阳散发着光辉,让她如同沐浴在阳光中。那一刻,我觉得她是令无数人向往的女神,但她脸上温柔的笑容又让我感觉到了邻家女孩般的亲切,一身紧身的衣服却又给我一种活泼青春的感觉。

第八天,我早早的就去了酒吧。我想过了今夜也许今生我再不会出现这个地方了。你不能再喝了。他夺过我的酒杯,眼睛里有疼惜的柔情。我想哭,却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八天中这是我第一次对他笑。

木雅也通过后视镜看向南予正的双眼,即使是自己的父亲,她也不会轻易的错开视线。木雅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他,最后还是南予正先错开了视线,目视前方,车速稳定了下来。

多重感觉交错下,我竟有了些不切实际的感觉,仿佛眼前的女孩不应该存在于这俗世间,而应该在人人向往的仙境之中。

亦枫。我轻微的唤他。亦枫,你不该出现的,绝对不该!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的十一点。木雅拿着自己的东西下车后,直接上了房间。这一天经历得太多,她要好好消化。

她静静的站着等候我的回答,但我一时看呆了,竟忘了这茬。

他点燃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圈一点一点的荡漾散开。透过烟雾,我迷离的眼神看向他。亦枫,如果我没再次遇到你,我想我会忘记恨的。

而她身后有一道目光跟随她离去的背影,那就是南予正。

等我反应过来,却见她仍然盯着我笑着,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我居然有些脸红的微低了下头……

丝柳,我知道你恨我。我无话可说。但是,丝柳,我还要说,我爱你!不管你是否接受我的爱。他的眼里我看不到曾经的冰冷。

元旦是三天的假期,但是第三天,南予正说要去公司上班了,他早早的离开家,木雅起来的时候才知道的。木雅中午的时候也离开了家,骑着自行车却不知道要去哪里。街道上很冷清没有什么人,她翻下车,找了一个安静的草地躺着。

我承认,这一刻我真的是有些害羞了。

亦枫,今晚我们就了结在此吧。我把手伸向包中,快速的拿出那个早已经准备好的东西,直接刺向他的身体。他没有躲闪,眼睛里那坚毅的神色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话:丝柳,如果有天你要我的命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她紧闭着双眼,过了一会,她的脸颊好像被什么东西添了一下,她睁开双眼看到一个放大版的小狗,她吓一跳坐起身来。“你怎么在这里?”她问的就是这只狗,它的后退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过跑起来的时候还会一拨一拨的。

在低头的同时,我迅速的左右瞧了瞧,看见周围的桌子并没有人,我心里突然多了一点欣喜。

丝柳,我对不起你。不过,能死在你手中,也是我的造化。他努力的笑了下,慢慢倒了下去。我的泪水淹没了视线,我发疯般的拼命的摇动着他。亦枫,我不要你死,亦枫,我要你活过来。

她抱起它,“你怎么又重了。”

整理了下有些混乱的思绪,我重新抬起头看向她,脸上也露出了自认为很潇洒的笑容,回答道:

警察带我走的时候,我的灵魂仿佛早已随他走了。他们带走的是我的躯壳,一个失去灵魂的躯壳而已。

小狗呜咽了一声。

“没有。”

窗外又下雨了,我起身去关窗。楼下一个女孩正撑着一把淡紫色的雨伞。我想起了他的那把伞。我从看到那把伞的时候我就知道亦枫还爱着我。他还清楚的记得我喜欢的那淡紫色。

这时,有一个人走过来,木雅看向他,是赵柏文,小狗应该是他带过来的吧。他笑着,笑容看起来很憨厚。

说完没有两字,我突然尴尬的发现,我无话可说了。如果说之前的我对于如何交流这方面的学习不屑一顾,此时我真的恨不得有本关于交流的百科全书摆在我面前,我想我大概会吃了它,当然前提是吃了它能让我学会上面的知识。

八年后的八天爱情,是虚幻的一种感觉还是他曾经真实的存在呢?我不敢再去想。

木雅沉默,心思都在小狗身上,没有一点想和赵柏文说话的意思。赵柏文也不开口,就在坐在不远处,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时不时的看向她。

我有些忐忑的看着她,真怕她突然转身离开,但还好的是,那一幕并没有出现。

如果不是8年前他突然的消失。如果不是他再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我不会知道他是个毒枭和杀人犯,也许我还会和他重新开始的。

弄得无聊了,木雅让小狗自己玩去了。自己则躺回草地,眼睛看着天空。这个天真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头顶是浅蓝色的云,遥远的天边是白色的。木雅跟感受到一直有视线看向她,木雅坐起身来看向赵柏文的方向,他慌忙的错开视线,木雅问:“有什么事情?”

“那我能坐在这吗?”

如果他不把手突然放进口袋,我也不会瞬间把刀刺向他。我一直知道他的口袋里藏着一把五四手枪。他那个动作让我误以为他想杀我。而我,只是一个缉毒警察,仅此而已。

赵柏文转回头,眼睛眨了两下,这才确认她是在问他,他摇头。

八日的爱恋 – 韩历文学网。她依然十分轻柔的问道,脸上的两个小酒窝也未消失,一直绽放着。

木雅看了他半晌,沉默躺回草地上。

我受宠若惊,欣然应允。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