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站大全

澳门网站大全 1
Lin Yutang:说北平

那个时候冷静的主卧

Lau Shaw:一块猪肝【澳门网站大全】

大中华的半个身腔已被魔鬼的脚踩住,大中华的头颅已被魔鬼的拳头击碎,只剩下了心房可怜的勇敢的不规则的尚在颤动。这心房以长江为血,武汉三镇为心瓣:每一跳动关系着民族的兴亡,每一启闭轻颤出历史续绝的消息。它是流民与伤兵的归处,也是江山重整的起点。多少车船载来千万失了国弃了家的男女,到了这里都不由的壮起些胆来,渺茫的有了一点希望。就是看一眼那滚滚的长江,与山水的壮丽,也足以使人咽下苦泪,而想到地灵人杰,用不着悲观。

暑期少年 故事大纲:暑假的一群少年发生的事情
从放假前一天把学校的水泥乒乓球台抬着扔水里 到后无节制的洗澡 林磊被水淹死
故事意念 主要是现在农村的留守少年 没有父母在身边 爷爷奶奶也不怎么管
又没有自制能力 只知道玩 不注意安全 导致被水淹死 不像生命旅程经典台词很多
一句经典台词都没有 林林 古灵精怪 能说会道 点子不断林东 具有领袖气质
能把握大局林涛 勇猛型人物事事占先林磊
懦弱胆小笨蛋一个里面可以有一个空调广告
一个十万左右汽车的广告香烟可以用喜糖代替 第一场 夜 外 林林 林东 林涛
林磊操场的跑道边上,有四个水泥凝固的乒乓球台子.有两个烂了角,有一个倒了.只有一个好好的
二十来米远的地方有一个池塘.林林 林东 林涛
林磊四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围坐在台子上.台子上放了四瓶喝了一大半的啤酒.还有一些花生米之类的下酒菜.林东:咱们学校真烂,这几个台子就一个能打的.林涛:就是.每回
来晚一会,就打不着.林林喝了一口啤酒,跳下了台子.走到另一面.用手使劲抬了一下台子.说:好重.林磊,你劲大试试能不能抬起来?林磊也跳下来过去试了一下.一下抬了起来.林磊说:是有一点重.林林说:反正试已经考完了,明天就放假了.再来我们都上初三了,那时候功课比较紧,我们也没有时间打球了,不如我们把他扔水里吧?林东说:我试试.林东试了一下也能抬起来.接着说:喝完啤酒开工.四个人拿起瓶子碰了一下一口把剩下的啤酒喝完.林东说:林磊劲大一些,你和林林抬一面,我和林涛一面林涛说:前面不好走,我和林东走前面.几个人一起使劲,把台子抬了起来.可是没走两米,林林抬不动了.林林说:放下放下,我抬不动了.几个人把台子放下林涛:就你笨,这两米都抬不动了.林东说:我也觉得太重了,在台上没感觉太重.林林说:那是因为有几个面棚在上面所以着力小.林林围着乒乓球台子转了一圈说:这样,我们四个都站在一面,一起往上掀.掀起来往前面翻.费了好大一会功夫终于把台子翻到水里去了.
第二场 白 外 路上 林林 林东 林涛 林磊他们四个在马路上背着大书包
骑着自行车急速奔驰. 主题曲是《如花少年》日子总是一天一天
花谢花开岁岁年年成长总是一点一点
风风雨雨云聚云散多少岁月多少梦幻自由自在仰望蓝天回头望望无可留恋
无忧无虑奔向明天我们都是花一样的少年
都有一张花一样的笑脸没有经过任何风霜
所以内心充满梦幻我们都是花一样的少年
都有一个花一样的心愿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都对明天充满期盼第三场 白 外 路上
林林 林东 林涛
林磊一会的功夫林磊落在后面了.林东说:咱们等等林磊吧.林林说:好,这天真够热的.林涛说:等一会先洗个澡.他们说着,车子也慢了下来.一会林磊也跟上来了。第四场
白 外 鱼塘边 林林 林东 林涛 林磊离小林庄二里地的地方有个鱼塘林涛说:
东子,洗不洗澡?林东说:怎么不洗太热了.几个人把衣服脱的精光.林涛一猛子扎到水里.林林说:涛子上来上来.林涛说:干吗?林林说:咱们比赛,从这头游到那头,看谁后谁买两副扑克.林涛说:好.说着爬了上来.林东说:南北太长了,有五百多米.咱们东西游吧.林磊说:不干不干.明明知道我慢林林说:你先游十来米.四人同意.林磊先游了一会几个人拼命的游了起来.后,林涛先到,林林,林东不分先后,林磊后到.又游玩了一会几个人才上来回家.第四场
内 白 林林 林林奶奶
林林爷爷林林回到家把车放好,奶奶在做饭,爷爷在烧火.林林说:奶奶我回来了.奶奶说:热不热?林林说:热,爷爷锅我烧吧?爷爷说:不用,你热去堂屋里开风扇去.林林说:咱咋做?奶奶说:下面条.我一会给你打两个鸡蛋,快去看电视去,这屋里烟人.林林到了堂屋把书包往床上一放,把风扇打开,把电视打开,看了起来.
林林还在看电视,爷爷已经把碗给林林端过来了.一家人吃着饭看着电视.这时远处响起了鞭炮声.林林说:
怎么有有人放炮爷爷说:
李寨李鸣结婚.林林说:今天不是逢单吗?结婚不是都逢双吗?奶奶说:今天男方家亲朋好友先送礼,明天才去接新媳妇.林林说:
我说呢 原来是这样一会的功夫林林把碗放在了炤屋里去了 对爷爷奶奶说 :
我吃饱了又到里屋里从书包里把弹弓拿了出来又说: 我出去玩了 奶奶说:
早点回来第五场 白外 林林和狗 林林边走边唱着如花少年
不时在沟边找一些石子,还不时向天空的鸟打几下
但都没有打中林林走到一家有狗门口 狗对着林林猛叫 林林一点都不怕
笑着对狗说: 你要是不敢咬我 我都鄙视你 狗叫的更猛烈了
林林弹弓拉开对着狗手一松 一下打在狗的身上 狗夹着尾巴跑了林林说:
知道我是谁了吧第六场 内 他们四个 和林冬一家林林一到林东家 林东正在吃饭
林涛和林磊也到了林林说 : 东子 你家按空调了 林东说: 嗯
你也让你爸爸打钱按一个林林说: 上个星期我爸打电话也说按一个
我奶奶说太费电 不让按林东说 : 现在不用怕了 美的空调一天才一度电
很省电的电费才五毛多钱一度 一夏天也要不了多少钱林涛说 : 你快点吃
磊磊把牌买来了 一会到树林里打牌去林东说 : 就吃完了 把后一点吃完把碗一放
冲里屋 喊:我出去玩去了林东奶奶说 : 把门关好 林东 : 知道了
几个人出去了第七场 白 外 他们四个树林里林涛: 我给林东一门林林: 不干
这回抽签 看看谁先过 输的买冰棍林涛 : 好好 好 牛B哄哄的 就你打牌好
我看你就牌起得好一点四个人一抽签还是林林跟林磊一门林林说 : 林磊
你把牌看清楚一点 林磊说 : 放心吧几个人打起牌来林林拿庄 打五
几轮下来还没抓分林林:掉主 你们吃饭的时候听见放炮没有 林东 : 五
怎么了林磊 : 主五 林涛 : 8林磊 : 红A 林涛 : 六 林林 : 上十分
李寨有人结婚林东 : 3林磊 : 对J林林说 :
今天送礼明天早上才去接新娘林涛扔俩牌 说: 明天走不走咱村过林林 :再上10分
不要管走不走咱村过林磊 : 对4他们几个打着牌说着话林林: 你们想想
明天有女方娘家人 也有男方村里人对不对林涛: 是林林:
咱们去他们两方都不认识咱们 咱就去白痴一顿怎么样林磊 : 被抓了怎么办林林
: 你是真胆小 抓就抓吗 大喜的日子 还能把咱们怎么样大不了给咱们撵滚蛋再说
就算抓了 男方有女方娘家人在 反而为了面子 让咱们好好吃完这可是一本万利呀
你们去不去林东: 这是没本万利林涛: 去 一定去
我都一个多月没大吃过肉了一会的功夫 林林林磊过了一关林林: 怎么样
这是吹牛皮 这是实力 买冰棍去林东拿出钱 林涛去跑腿林林说: 东子
我跟你睡怎么样林东 : 为什么呀林林 : 你家有空调林涛买了冰棍 回来
他们吃着打着半晚上 他们几个去洗澡去了第八场 白 内
他们四个林林和林东在床上正睡觉 林涛进屋喊 两个懒猪起床了林东 谁呀
把床头的手机拿起看看 还不到七点林涛 再不起来 人家吃饭了林东 好
我起来林林 就你着急 九点不定吃不吃饭 让你这一喊我也睡不着了
俩人穿起了衣服林林 我回去洗洗脸 你去把磊磊喊起来第九场 白内
林林一家林林洗脸刷牙 弄完 跟奶奶说 : 我去赶集去 早上不吃饭了奶奶 :
还有钱没有 再给你一点 林林:: 我还有钱 不用给了奶奶 : 到集上买点吃林林
: 我知道了 我走了说完人出了门第十场 白外 他们四个林林用手机拨电话
林林: 林东你们好了没有林东: 好了好了林林 :
我在咱庄边上等你们一会几个人到了第十一场 外白
四个他们来到李寨村边上林林看了下手机 快八点 : 一点动静都没有
看来来早了林磊 : 林林咱怎么去吃林林 : 光明正大的吃林磊 : 怎么个光明法
林林: 等一下 他们女方家一定跟一些抬嫁妆的人咱们就跟在他们后面就行了
看他们进场咱们也进场咱四个在一个桌上
谁也不用理果然快到九点的时候远处响起了吹喇叭的声音 第十二场 白外 四个
李鸣家的亲戚朋友 女方家的人李鸣家门口 新娘从车里下来
新郎挽着往院子里走去两边的人往上喷礼花热热闹闹
新人进屋这边院里摆好桌櫈主家喊开饭大家 坐好他们四个坐到一桌 一会上菜
几个人大吃一通吃过之后 几人每人拿了一包烟第十三场 白外
四个在回去的路上几人胡乱的抽着烟 林林 : 林磊你带着牌没有 林磊:
带了林林: 咱们打牌吧林东: 反正也没事 林林: 今天咱们都有一包烟
打烟的怎样林涛: 那就不能打双扣了林林 : 咱们可以斗地主呀林东:
咱们不能再在咱村树林里打 咱们今天抽着烟 不能让大人发现林林
:去那边高速路桥下还凉快 怎么样林涛: 走走第十四场 白外
四人几个人边打牌边抽烟 林涛: 林林你那样抽不行
烟都没有吸到肚子里林涛吸了一口烟 说 : 像我这样吸
不是光从鼻子里冒烟林林学着吸了一口
把他呛的直咳嗽一会的功夫林林赢了好多的烟
也学会了抽烟林林手里拿到一副好牌 把手里的烟猛地吸了几口 去拿底牌
却看见脸上一阵发白林林起来就往旁边走 一张嘴把吃的全吐了出来林东:
林林你怎么了林涛 : 是不是你喝酒喝多了林林 : 不是 是吸烟吸醉了林磊 :
咱们不打了几个人收了牌 林东 : 走洗澡去几个人洗澡去了暑假几天过去
他们几个每天就是打牌洗澡 吃饭睡觉 看电视第十五场 内 白 四个林涛家 林林
林磊 林东 正在林涛家林林 : 林涛 你今天怎么这么才吃饭林涛:
我爷爷赶集一直没回来林林已经在屋子左看右看 看到挂在墙上的渔网林林:
林涛你会撒网不会林涛
:我小学没上完就会了林涛吃完把碗拿到炤屋里去林林踩着桌子把网去了下来林涛
:林林你干什么林林: 来来来 你在院里撒两网我看看林涛: 好
我也让你小子看看 你就一个嘴好使 我会干的你不会的多了林涛生疏的拾着网
一网下去 撒了个扁担 他们几个都笑了林涛 :
鱼不嫌网扁又撒了几次终于圆了一次 林涛 好长时间没撒手生了林林 :
咱们撒鱼去怎样林东: 别逗了 除了咱们洗澡的大鱼塘外 哪里还有水林涛: 是啊
那里人放了鱼 低下全是木桩 网下去就烂林林 :咱们放假回来时有一条河里有水
也没见谁放鱼林磊 : 那河里爱长杂草 有的地方也断流了林林 :
闲着也是闲着林涛 : 好好好 走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几个人骑着车去了第十六场
白 外 四个河边 几个人在有水有草的河里撒了几网 也没有撒着鱼 又骑着车
回去了 第十七场 夜 内 林林 林东两个人睡在床上 林林 : 林东
咱们想想这时候有什么水果吃林东 :没什么好吃的 桃子 收麦子就吃了林林:
是啊 梨和栆还早着呢林东 :只有瓜果了 可附近也没有人种呀林林 怎么没有
林东 : 你找着瓜地了林林: 你记不记得咱们去撒鱼林东 :一个鱼也没撒到
还好意思说林林 :你注意没注意 咱走的路上 有一个庵子林东:
有庵子就有瓜地林林: 这你就不懂了 咱这又不缺房子住
为什么在野外搭庵子这说明 有人要在外面睡觉 那就应该是看东西
小麦刚收过没俩月 玉米刚长没多大 再说 这两样也不需要看 对不对林东 :
明天看看是不是就行了 第十八场 白 外 四个几个人来到离庵子一二百米的地方
看到一片瓜地林东 : 还真有地呀林东
:看看怎么去摘两个吃这时庵子里出来两个人几个人又回去了第十九场 白外 四个
赶集的人几个人买的有菜有肉 只有林林买了两个粘网子林涛 :你买粘网子干嘛呀
林林: 你还记不记得那谁结婚 他们家 一圈都是沟像是用挖掘机挖的 看着水好深
肯定有鱼又不能用撒网 只能用粘网子林东: 用粘网人家发现了怎么办林林:
没事 咱们晚上去第二十场 夜 外 晚上李鸣家外 林东: 咱们人太多 动静有点大
分开看看什么地方好下网林林 : 我和林磊从后面 林东
你和林涛从前面吧几个人分开拿着手电向沟边走去屋后
林林和林磊刚走到李鸣家窗边 这时亮着的灯灭了 只留下一个昏昏的小台灯
发出微微的光 林林一跳用手扒住窗台往里面看 看见李鸣正在亲吻老婆
林林看的小脸发红 没一会手就累了跳了下来 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和林磊说里面的动静 让林磊蹲在窗子下林林站上林磊的肩膀上
用手机拍李鸣和老婆做爱的画面屋前 林东和林涛 走着走着发现一条蛇 林东: 蛇
林涛林涛: 我看见了 你用灯照着它 我去捉 林东 :打死算了林涛 :捉住吓林林
说着往蛇跟前走去蛇也看见了林涛林东快速的往一边跑去林涛大步赶上伸手往蛇头上抓去
蛇猛地一跑 但没跑掉 被林涛抓住 可是抓的有一点靠下
蛇一回头咬了林涛一口林涛另一只手摁住蛇头 蛇身一缩 缠在林涛胳膊上林涛:
他妈的 你咬我 说完咬住蛇的脖子一下子把蛇咬死了林东这才反应过来林东:
你的手流血了 咱去上门诊看看林涛: 不用
咱这的蛇都没毒用水洗洗就没事了那一年我见我爷爷 抓蛇被蛇咬了
趴伤口上用嘴吸吸就没事了说完用嘴吸了几口伤口林东:
今天不下网了说完给林林打个电话林东:
林林林涛被蛇咬了回来吧林林和林磊赶忙去林东他们那边林林 :
林涛怎么让蛇咬了 碍事不林涛笑着说 :没事 我把它咬死了 林磊 : 林涛你真
牛B林林: 走去看医生去林涛:多大点屁事 看什么医生林林 : 也是
咱们这整个华北的蛇都没毒林林: 你们吃过蛇肉没有林东: 没有林涛 :
我爷爷吃过 说跟青蛙肉差不多林东 : 青蛙肉我也没吃过林林 :
那咱们尝尝怎么样林涛: 好咱们也尝尝好不好吃林林 用手摸摸 说
:感觉怪怪的林涛: 去去去 我拿 一弯腰把蛇拿了起来几个人拿着蛇往回走 林磊 :
咱们这人不让吃蛇 说蛇是自己家的祖宗林林:
那咱们在野外用火烤着吃怎么样林东: 好我们 分别去拿东西林磊你去拿不锈钢盆
我去拿剪刀林林去拿 点调料 林涛去把蛇拿到北地等着林林:
林磊你用盆端点清水几个人回家拿了东西到了北地又动手把蛇给弄干净 用水一冲
白白净净很好看用剪刀把蛇剪得一段一段的 又放了一些调料用两块砖一架
用火烧起来林林把手机拿了出来说 给你们看些好东西几个人边看边烧火林涛:
看着怎么不见有叫床声 电影里不都鬼哭狼嚎的吗林东: 也没有什么姿势
连点都不漏 林林: 这是真的 电影里都是假的 那些都是演的夸张
真实的可能就这样林磊 :可看着给假的似的说着话就没有了林涛 :这就没有了
林东 :连十分钟都没有没劲林磊: 嗯 是没劲林林: 是没多大劲
看看可以开吃没有林涛: 我先尝尝 熟了没有也没有筷子
林涛用剪子夹了一块咬了一点林林:好不好吃 林涛: 说不上来 把剪子递给林林
说:
你自己弄一块尝尝就知道了几个人在野外一个人弄了几块蛇肉吃了起来第二十一场
白 内 他们四个几个小子正在林东家打牌 外面下着雨 林涛: 这该死的天气
天天下雨 这都好几天了林东: 是啊 这什么时候停啊林磊: 天天打牌
也没有一点劲 林林 : 要不然 出去玩 怎么样林东: 这么大的雨怎么出去
不是找淋吗又过了一会雨小了林林: 走不打了出去玩林涛: 走走
淋就淋吧林东: 好吧几个人把牌放好出去了第二十二场 白 外 他们四个走在路上
林林: 这雨一下 不知道那一片瓜地有人看没有林涛: 对 肯定没人林东:
有没有人看看就知道了林磊 :走吧到瓜地的路上
几个人来来回回走着不知道怎么办林林转了几圈说 :咱们喊几声
问一问地里有人没有 有人就说买瓜 没人咱就 ……林林嘿嘿一笑林东:
这行吗林林: 我喊 提高声音 地里有人吗 地里有人吗停了一下 又喊
地里有人吗一直没有人应林涛: 没人几个人一弯腰进去了林林左拍拍右拍拍林涛 :
你懂不懂怎么是熟林林 :不知道林东: 那拍个屁
我告诉你找大的准没错几个人一人抱两个
只有林涛抱了三个抱着瓜就往外跑到了路上又下大了林林: 咱们这样肯定不能回去
那边有个小屋咱们去那里吧到了小屋地上有一些烧过的火纸灰
屋子里有人拉的左一堆右一堆的大便林磊 : 这里以前是个庙堂 早没了香火林林
:你怎么知道林磊: 我奶奶给我说过林林: 什么庙堂
这就是一个厕所几个人身上都淋湿了瓜都放在地上林涛 :连个容身的地方都没有
什么屁庙堂 我就不迷信 说着一脚蹬在墙上 墙一点没动林林: 我也不迷信
咱们把它蹬倒算了林东: 好 我喊 一二三 咱们一起使劲林东: 123 123
123好几下终于倒了几个人又抱着西瓜向前走着走了一会林涛: 反正都湿了
还走什么呀 就在这路上吃得了几个人用手把西瓜拍开 用手挖着吃
吃的没有仍的多第二十三场 白 内 他们四个 林磊家 林磊躺在床上 林涛: 林磊
你怎么了 淋这么点雨就病了 这都病了一个星期了 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林林 :
这哪里像娘们呀 娘们也没有这么弱呀林磊 : 去去去 早好了 就是还没好透
身上没什么劲林东: 这是好几天没活动了 光躺着没病也躺出病来林磊 : 好吧
几个人出去了天气越来越热林林 : 这天气热的不像话 绝对有三十八度林涛:
肯定不止 这地上都烫脚 林东 :天气预报只报空气温度 不报地面温度 这太阳下
有50度林涛: 洗澡去洗澡去林磊: 你们洗 我不洗了 林林 : 我有一年 病了
一个多月 一直不好 我实在没办法了就去洗了个澡 第二天就好了林东:
你那是冬天吧 都听你说好几回了林涛 :就你像个娘们 洗个澡怎么了林磊:
走走走 洗就洗几个人来到鱼塘边 开始脱衣下水争先恐后
向那头游去林涛第一个到 林林林东也快到了林磊才刚过半林涛往中间一看
林磊一沉一浮 没两下没影了林涛: 林东林林 林磊没影了林东 : 出事了
快林涛林林 咱们往中间游没一分钟林磊浮上来了林林: 快仰泳 林磊 不见答应
一直浮着 只是脸冲下几个人拼命往中间游去几个人推着林磊 往岸边游去到了边上
几个人把林磊弄上岸林东: 边哭边打电话 爷爷我们洗澡出事了林磊淹死了
不一会 村里出来一群的人向鱼塘边跑去

江上飞着雪花,灰黄的江水托着原始的木舟与钢铁的轮船,浩浩荡荡的向东流泻;象怀着无限的愤慨,时时发出抑郁不平的波声。一只白鸥追随着一条小舟,颇似一大块雪,在浪上起伏。黄鹤楼上有一双英朗的眼,正随着这片不易融化的雪转动。

Lau Shaw:一块猪肝【澳门网站大全】。前几天,林磊从下江与两千多难民挤在一条船上,来到武昌,他很难承认自己是个难民,他有知识,有志愿,有前途,绝对不能与那些只会吃饭与逃生的老百姓为伍。可是,知识,志愿,与前途,全哪里去了?他逃,他挤,他脏,他饿,他没任何能力与办法,和他们没有丝毫的分别。看见武汉,他隐隐的听到前几天的炮声,看见前几天的火光。眨一眨眼,江汉关与黄鹤楼都在火影里,冒着冲天的黑烟。再眨一眨眼,火影烟尘都已不在;他独自流落在异乡。身下薄薄的一身西服,皮鞋上裹满各色的泥浆,独自扛着简单得可笑的一个小铺盖卷。谁?干什么?怎回事?他一边走一边自问。不是难民!他自己坚决的回答。旅馆却很难找,多少铁一般的面孔,对他发出钢一般的没有房间!连那么简单的铺盖卷都已变成重担,腿已不能再负迈开的辛苦,他才找到一间比狗窝稍大的黑洞。绝对不尊严的,他趴在那木板上整整睡了一夜,还不如一只狗那么警醒灵动。

醒来,由衣袋里摸出那还未曾丢失的一面小镜来,他笑了。什么都没有了,却仍有这方小镜照照自己。瘦了许多,鼻眼还是那么俊秀,只是两腮凹下不少,嘴角旁显出两条深沟,好象是刻成的,微微有些阴影。是自己,又不十分正确到底不是难民!

放下小镜,他决定忘下以前种种。原先就不是凡夫,现在也不能是难民,明日还得成个有为的人物。这是一贯的,马上要为将来打算打算。

他过江去看看汉口。车马的奔驰,人声的叫闹,街道的生疏,身上的寒冷,教他没法思索什么,计划什么。他只觉得孤独,苦闷。街上没遇到一个熟脸,终日没听到一句同情的话,抱着自己过去的一切志愿与光荣,到今天连牢骚也无处去诉。这个处所是没有将来的。自己可是无论如何决不肯与难民为伍。买了份报,没有看见什么。他不能这样在人群中作个不伸手乞钱的流浪者,他须找个清静的地方,细细思索一番。把报纸扔掉,想买本刊物拿回旅馆去看黑洞里不是读书的地方,算了吧;非常的蹩扭!不过,刊物各有各的立场;自己也有自己的立场;不读也没多大关系。自己的立场是一切活动对个人的,对国家的的基础。这个,一般人是不会有的,所以他们只配作难民,对己对国全无办法。

在黄鹤楼上,看着武汉三镇的形胜,他心中那些为自己的打算,和自己平日所抱定的主张,似乎都太小一点,眼前的景物逼迫着他忘了自己,象那只白鸥似的,自己不过是这风景中小小的一片;要是没有那道万古奔流,烟波万顷的长江,一切就都不会存在;鸥鸟桅帆连历史也不会有。寒江上飞着雪花,翻着巨浪,武昌的高傲冷隽,汉口的繁华紧凑,汉阳的谦卑隐秀,使他一想便想到中国,想到中国的历史,想到中国伟大的潜在力量。就是那些愚蠢无知的渔夫舟子好象也在那儿支持着一点什么,既非偶然,也非无用,眼随着那只白鸥。他感到一种无以名之的情感,无限,渺茫,而又使他心中发热,眼里微温。

但是,这没有一点实在的用处。他必须为他自己思索;茫茫的长江,广大的景物,须拿他自己作为中心,自己有了办法,一切才能都有了办法。自己的主张,是个人事业的出发点,也是国家转危为安的关键。顺着自己的主张与意见往下看,破碎的江山还可以马上整理起来,条条有理,头头是道。他吐了一口长气。江上还落着零散的雪花;白鸥已不知随着江波飘到哪里去了。

是的,他知道自己的思想是前进的。他天然的应当负起救亡图存的责任。他心中看见一条白光,比长江还长,把全中国都照亮,再没一点渣滓,一星灰尘,整个的象块水晶,里边印着青的松竹与金色的江河。不让步,不搬动!把这条白光必须射出!他挺了挺胸,二十五岁的胸膛,吐出万丈的豪气。

雪停了。天天看见长江,天天坚定自己,天天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天天踩一鞋泥,天天找不到事作。林磊的志愿依然很大,主张依然很坚决,只是没有机会,一点没有机会!他会气馁,但是也不会快活。物质上的享受,因金钱的限制,不敢去试尝;决定不到汉口去,免得看见那些令人羡慕的东西,又引起气短与伤心,普通的劳作与事情,不屑于投效;精神上的安慰只仗着抱定主意,决不妥协。假若有机会得到大的事情作,既能施展怀抱,又能有物质的享受呢,顶好!能在精神上如愿以偿而身体受些苦处呢,也算不错;若是只白白受些苦,而远志莫伸,那就不如闲着。虽然闲着也不好受,可是到底自己不至与难民同流,象狗似的去求碗饭吃。

买了些本刊物,当不落雨的时候,拿到蛇山上去读。每读过一篇文字,他便尽着自己所知道的去揣摸,去猜想,去批判。每读过几篇文字,他便就着每一篇的批判,把它们分划出来:哪篇是哪一党一系的主张,哪一篇与哪一篇是同声相应,或异趣相攻。他自信独具卓见,能看清大时代的思想斗争的门户与旗号,从而自许为战士中的一员。这使他欢喜,骄傲;眼前那些刚由内地开出来的兵,各地流亡来的乞丐,都不值得一看;他几乎忘了前线上冰天雪地里还有多少万正规军队与义勇军,正在与敌人血肉相拚,也几乎忘了自己的家乡已被敌人烧成一片焦土;反之,他渺茫的觉得自己是在一间光暖的大厅中,坐在沙发上,吸着三炮台烟卷,与一些年轻漂亮的男女,讨论着革命理论与救亡大计:香暖,热闹,舒服而激烈。他幻想着自己已作了那群青年的领袖,引导着他们漂漂亮亮的,精精神神的发表着谈话,琢磨着字眼,每一个字都含着强烈的斗争力量,用一篇文字可以打倒多少政敌,扫荡若干不正确的观念。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想起许多假想敌来,某人是某党,某人是某派,都该用最毒辣的文字去斩伐。他的两眼放了光。立起来,他用力的扯了扯西服的襟,挺起胸来,向左右顾盼。全城在他的眼中,他觉得山左山右不定藏着多少政匪与仇敌;屋顶上的炊烟仿佛是一些鬼气,非立即扫清不可。

他这样立在抱冰堂前或蛇山的背上,恍惚的想到他的英姿是值得刻个全身铜像,立在山上,永垂不朽革命的烈士。可是,每逢一回到小旅馆中,他的热气便沉落下去,所有的理论,主张,与立场,都不能使那间黑洞光明一点点。他好似忽然由天堂落到地狱中。这他才极难堪的觉到自己并没有力量去克服任何困难,那真正逼着他来到此地受罪的,却是日本,而不是什么鬼影似的假想敌。到这时候,他才又想起在黄鹤楼头所得到的感触与激刺;合起全中国的力量去打日本仿佛才是最好的办法;内部的磨擦只是捣鬼。他想到了这个,可是不能深信,因为实际上去战争与牺牲似乎离他太远;他若这么去努力,就有点象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他是生在党争的时代,他的知识,志愿,全由纸面上的斗争与虚荣而来。他的那身西服只宜坐在有暖气管的屋子里,他不能了解何谓沙场,何谓流血。他心中有民众这一名词,但是绝对不能与那把痰吐在地上的人们说过一句话。

他想安心写些文章,投送到与他的主张相合的刊物去发表,每一篇文章,他决定好,必须是对他已读过的某篇文字的攻击或质问。把人家的文章割解开来,他不惜断章取义的摘取一两句话去拚死的责难,以便突破一点,而使敌军全线崩溃。他一方面这样拆割别人的文章,一方面盘算自己的写法;费了许多工夫,可是总不易凑成一篇。他有些焦急,但是决定不自馁;越是难产才越见文艺的良心。

为思索一词一语,他有时候在街上去走好几里路。街上一切的人与事,都象些雾气,只足以遮障他的视线,而根本与他无关。正这样丧胆游魂的走着,远远的他看见个熟识的背影,头发齐齐的护着领子,脖儿长而挺脱,两肩稍往里抱着一些,而脊背并不往前探着,顶好看的细腰,一件蓝色的短大衣的后襟在膝部左右晃动,下面露出长而鼓满的腿肚儿。这后影的全部是温柔,利落,自然,真纯;使林磊忽然忘了他正思索着的一切,而给它配合上一张长而俊丽的脸,两只顶水灵的眼永远欲罢不能的表情,不是微瞋便是浅笑;那小小的鼻子,紧紧的口,永远轻巧可爱而又尊严可畏。他恨不能一步赶上前去,证明那张脸正和他所想起的一样。而且多着一些他所未见过而可以想象到的表情:惊异,亲切,眼中微湿,嘴唇轻颤,露出些光润美丽的牙来,半晌无语那个后影是不会错的,那件蓝色短大衣是不会错的;他只须,必须,赶上前去,那张脸也必不会错,而且必定给予他无限的安慰与同情。他是怎样的孤寂悲苦呀!

可是他的脚不能轻快的往前挪。背影的旁边还有另个背影:象写意画中的人物,未戴帽的头只是个不甚圆的圈儿,下面极笼统的随便的披着件臃肿的灰布棉衣。林磊一时想不出这个背影最恰当的象个什么,他只觉得那是个布口袋,或没有捆好的一个铺盖卷,倚靠着她,是她的致命的累赘。她居然和这个布袋靠得很近,缓缓的向前走!他不能赶上去,不能使布口袋与他分享着她的同情与美丽。他幻想着,假若他的脸若能倒长着,而看见了他,她必会把那件带腿的行李弃下,而飞跑向他来。这既是决不会有的事,他的苦痛渐渐变为轻蔑与残酷:她并不是象他想象的那么真纯美妙。说不定,还许是因逃难而变成了妓女呢!不,她决不能作妓女!他后悔了。即使是个妓女,他也得去找她,从地狱中把她救拔出来。他在大学毕业,她刚念完二年级的功课看着那俩背景,他想起过去的甜美境界。两年的同学,多少次的接触,数不过来的小小的亲密,积成了一段永难消灭的心史。难道她的一切都是假的?为什么和个伤兵靠着肩?随着她,看她到底往哪里去!

马路上迎面过来一队女兵。只一眼,他收进多少纯洁的脸,正气的眼神,不体面的制服,短而努力前进的腿。她他急忙把眼又放在那个背影上莫非也是个女兵?他加快了脚步,已经快追上她,她和那个伤兵进了一座破庙,上台阶的时候,她搀起伤兵的左臂;右臂已失,怪不得象个没捆好的什么行李卷呢。破庙的门垛上挂着个木牌伤兵医院。

林磊一夜没能睡好。那两个背影似乎比什么都更难分析,没有详密的分析,结论是万难得到的。救亡图存的大计,在他心中,是很容易想出来的;只要有一定的立场而思路清楚便会有好的言论与文章;大家都照着文章里的指示去作,事情是简单的。那两个背影却是极难猜透的谜。尽他所能的往好里想:她舍去小姐的生活,去从军,去当看护,有什么意义呢?多少万职业的士卒,都被打败;多添一半个女兵,女护士,有什么好处呢?女子真是头脑简单的动物!

一清早,他便立在破庙前,不敢进去,也想不出方法见到她。他只觉得头昏。天上有一层薄云,街上没多少行人,小风很凉,他耸着点肩,有意无意的看着那两扇破庙门。

门里有了脚步声,他急忙躲开。一个背着大刀的兵,开开庙门,眼睛直勾勾的立在木牌的前面,好象没有任何思想,任何表情,而只等着向谁发气与格斗。林磊无论如何也不能把她假若她真是在此地作事与这样的简单得象块木头的人们调合在一块。一些块干木头,与一朵鲜花;一个有革命思想的女儿,与一群专会厮杀的大汉,怎能住在一处呢?

他开始往回走,把手插在裤袋里,低头看着鼻子里冒出的白气。他的右肩忽然沉了一下,那个长而俊秀的脸离他只有半尺来远,可是眼中并没有湿,唇也并没有颤;反之,她的眼中有股坚定成熟的神气,把笑脸的全部支撑得活泼大方,很实在,而又空灵,仿佛不是要把一些深意打入他个人的心中去,而是为更广泛博大的一些什么而欣喜。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